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探险 >2岁女孩遭母亲殴打遍体鳞伤 父亲街头痛哭求助

2岁女孩遭母亲殴打遍体鳞伤 父亲街头痛哭求助

2岁女孩遭母亲殴打遍体鳞伤 父亲街头痛哭求助

两岁半女孩被母亲打得遍体鳞伤,父亲街头痛哭求助。

2岁女孩遭母亲殴打遍体鳞伤 父亲街头痛哭求助

两岁半女孩被母亲打得遍体鳞伤,父亲街头痛哭求助。

2岁女孩遭母亲殴打遍体鳞伤 父亲街头痛哭求助

两岁半女孩被母亲打得遍体鳞伤,父亲街头痛哭求助。

讯 今天(6月9日)上午有热心市民爆料说, 在西安市广大门村有一名男子抱着孩子坐在路边一直哭,究竟他遇到了什幺事呢?

爆料人说,这名男子抱着的孩子遍体鳞伤,让人触目惊心,询问了情况,觉得事态严重,赶紧联繫了记者。

月月(化名)的爸爸程师傅:「她拿东西打的,木棒子,有时拿擀麵杖,有时拿火钳子。」

记者:「火钳?」

程师傅:「哦,把娃摔到地上拿脚踩。孩子的右手现在完全是肿的,都不敢碰。」

程师傅告诉记者说,女儿月月,今年两岁半,昨晚他下班回家,看到孩子满脸是血。这次,也是女儿受伤最严重的一次,记者注意到,月月的背上、胳膊上、脸上,还有耳朵上,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青紫色伤痕,多处肿胀,像是陈旧伤,左侧眉骨处还留有血迹和未癒合的伤口,无法想象,谁能下此狠手。

程师傅:「她妈打的。」

记者:「亲妈?」

程师傅:「她亲妈。」

记者:「什幺原因?」

程师傅:「她在家动不动就打孩子,我在家她不打,我走了她就打。」

记者:「为什幺?」

程师傅:「不知道,叫她走,她又不走。」

围观市民:「总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你管你两口子有啥矛盾,不能在娃身上撒气。」

程师傅:「你们帮帮我吧。」

记者:「你先起来,咱先起来说好不好。」

程师傅:「我为了女儿我流了多少泪,忍了又忍。

记者:「有没有跟妻子沟通一下。」

程师傅:「说不下去,谁说都没用。」

那幺,年仅两岁半的月月满身伤痕,到底是不是亲生母亲所为,又是什幺原因,会招致这般毒打呢?记者决定和程师傅一起,回家看看。

记者跟着程师傅,在西安市广大门村八组,他们一家三口租住的民房内,见到了孩子的母亲。

记者:「孩子爸爸说,孩子身上的伤是你打的。」

月月的妈妈:「你摸我头上也有,我自己还能打自己。」

记者:「那孩子身上的伤是怎幺来的。」

月月的妈妈:「她身上,我不知道。」

程师傅告诉记者说,妻子是1988年的,比自己小11岁,两人都是商洛老乡,通过网路相识,没领结婚证,一起在西安生活了五、六年。女儿出生后,妻子负责照顾孩子,大概从今年3月起,妻子总打孩子,没想到越来越严重,面对丈夫的指责,彭师傅表达的比较含糊,而周围的邻居纷纷表示,知道月月被打,很心疼却都束手无策。

邻居:「她成天打娃呢?」

记者:「谁打娃?」

邻居:「她妈,她妈打的。娃天天哭,一天就有三四回,娃一天要挨三四次打。」

周边邻居:「平时都在下面听到她哭,哭着喊着。」

记者:「谁哭?」

周边邻居:「娃哭,这女的在上面嚷着,喊着。」

记者:「喊什幺?」

周边邻居:「打死你打死你,门关着,不敢上来。」

周边邻居:「五六十米就能听到。」

记者:「听到什幺声音?」

周边邻居:「听到小孩哭的很惨,我们上来了,门都一直关着呢。」

月月的妈妈:「她身上的伤,我一觉醒来,满手都有,也不完全是我打的。」

程师傅告诉记者,他在北辰大道一个物流公司当司机,经常上夜班,大部分时间都是孩子和妈妈在家单独相处。交流中记者也看出来孩子妈妈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。此时,记者担忧怎样才是对孩子最好的保护?同时更担心,一旦这扇大门再关上,我们都离开,这个只有两岁半的孩子,接下来还会面对什幺,毕竟她的身体不能再经受任何的伤害了,我们立刻要做的,就是报警。

电话中,民警说,早上程师傅已经去过了派出所报案。下午1点半,辖区民警赶到现场。

西安公安浐灞生态分局辛家庙派出所民警:「我现在问你娃的伤是不是你打的?」

月月的妈妈:「娃的伤,不完全是我打的,还有绊的。」

西安公安浐灞生态分局辛家庙派出所民警:「娃的伤有你打的。」

月月的妈妈:「哦。」

西安公安浐灞生态分局辛家庙派出所民警:「第二个问题,你为啥要打娃?」

月月的妈妈:「把我头抓的忍不住了,我扇了两耳光。」

随后,月月母亲被警方带走,程师傅也带着月月先去医院检查,打算暂时将孩子寄养在亲戚家中,配合警方做进一步调查。